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草原雕体色变化很大,一般见于开阔平原或荒原等地,常在旱獭、兔洞等出口处的地面、树枝、电线杆等处守候,发现猎物,迅速低飞捕食。
摄影者:亦诺
在地球北部生活,银装素裹,隐蔽在茫茫雪原上。白天也会活动,凭借锐利的双眼和敏锐的听觉,捕捉雪中的田鼠和鼠兔。
摄影者:张明
极具特征的面盘让人过目难忘,一身褐灰色隐匿于大森林中。在中国只分布于内蒙呼伦贝尔和大兴安岭,难得一见的哦。
摄影者:张明
耳羽簇不明显的猫头鹰,可在白天活动,一般在地面活动,很少上树。飞行时多贴地面飞行。迎面飞来的的它,其“猫脸”清晰可见。
摄影者:沈越
可长时间在空中翱翔,依靠视觉和嗅觉发现死亡动物。颈基部的“领襟”十分有特点,可以避免污物污染身体羽毛。双翼伸展,迈步地面的画面更显威武。
摄影者:周海翔
每年的春秋两季,都会有大大小小的猛禽,结成松散的阵型,追随迁徙的雀类,飞跃北京西部山区的百望山、新老望京楼等处,组图中作品均摄于百望山。
上:普通⒒伊躇鹰、白尾鹞;
下:燕隼、阿穆尔隼、雀鹰。
摄影者:郑宏民
长的最标准的鹰,是中国传统风筝“纸鸢”的原型,从其飞行姿态,叉形尾是最明显的特征。
摄影者:郭军
迁徙时常结大群。常捕食大型昆虫,常停息于电线上,一爪把握,一爪举到嘴边撕食或搔痒,十分有趣。
摄影者:张斌
在中国极少分布,两只可爱的仓鸮宝宝拍摄于加拿大BC省一个农场的废旧仓库里。
摄影者:韩冬
扑面而来的白尾鹞,严肃而略带骄傲,让人惊奇,正符合其低空快速追捕猎物的习性。白尾鹞有时也可“漂浮”在半空中,搜捕猎物,它也是野外观鸟遇见率较高的猛禽。
摄影者:沈越
分布于印度次大陆、东南亚和澳洲的内陆湿地和滨海地区,在我国罕见于长江中下游云南西南部及东南沿海。栗鸢在南亚东南亚地区有着很多文化象征意义,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马来西亚兰卡威岛,以栗鸢(Langkawi, kawi用来描述栗鸢的棕红色)命名。
摄影者:宋晔
长胡子吃骨头的大型猛禽,白色羽毛在含铁的水里洗过后可变成锈红色。耐性极强,可守候在动物尸体旁边,直到软体部分腐烂,再叼取大骨飞向空中,找准岩石,将骨抛下,待其摔碎,吞食骨髓和碎骨。
摄影者:张永
虽是隼,但其粗壮的体型,迅猛的飞翔,超强的捕食能力,均显示着其骄者的风范。
摄影者:张永
捕猎技巧十分高超,动作复杂而准确,常在高速中穿越几乎不能穿过的空隙,力爪可直接刺穿野兔、雉鸡等猎物身体或箍住猎物嘴部使猎物窒息。是中国传统鹰猎文化中的绝对主角。在繁殖期间,可见雌雄在天空成对翻飞,相互追逐,并不断鸣叫。
摄影者:赵欣如
白天也会活动短耳鸮,常常是一阵鼓翼飞翔后又伴随着一阵滑翔,二者常常交替进行。摄影师捕捉到的收翅瞬间好似一发出膛的炮弹。
摄影者:吴秀山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第 1 页    共 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