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住院也观鸟
作者:冯振(白头鹎)
发表时间:2010-09-14

         六月十四日,不慎踝骨骨折住进了博爱医院。
     卧床不能动弹,忍受着刻骨铭心的伤痛。眼看着窗外不时掠过的灰椋鸟、灰喜鹊,心里就像是鸟儿一般的飞翔了。看惯了广阔天地的数不胜数的野鸟,如今失落到只能隔窗遥望偶尔掠过的鸟影,心有不甘。
     手术以后,开始试着坐着轮椅活动。早五点等着打针,之后摇着轮椅先是到三楼走廊玻璃窗前凝望,几棵不那么旺盛的国槐,枝枝丫丫干枯着。仰望不足三米的枯枝,不时的有麻雀光顾;灰喜鹊叽叽喳喳的跳来跳去很不安生,还有几只居然是秃尾巴,不知道是繁殖羽没发育还是争斗的败军之将,铩羽而归。
6月24日,清晨6:50,就是这个地方,突然一前一后飞来两只麻雀。先到者应该是雌性。身形略微小于后追来的雄性。两只毛色均很浅,很干净,应该是性成熟不久的鸟(不确定)。它们轻巧的落在距离我三米的视线内,引起枯枝一阵子的颤动。突然,雄的跳上了雌的背上,尾巴向下一点一点的。雌的也配合着。两秒钟吧,雄的跳回原处;不到两秒钟,雄的再度重复刚才的动作;如是者六。就像来时突然,雌的突然飞离,雄的也追随而去。交配过程中没有听到它们的叫声,此处无声胜有声吧。这是我头一次近距离的观察麻雀交配。此后,它们会筑巢、产卵、孵蛋、觅食、育雏一系列活动吧。这仅仅是大自然的生生息息蓬蓬勃勃欣欣向荣的一朵浪花而已吧。
     博爱医院南区是花园式庭院,市内医院中,得天独厚的绿化环境。围墙附近是高大的乔木,其余是灌丛和人工的草坪。东侧有个不很大的小丘陵般的地盘,几棵乔木(国槐啊柳树啊)绿荫掩映下阳光透过繁茂枝叶照射人工草坪。这里活动着一共6只灰椋鸟。肉眼观赏,只是感觉一只头上颜色偏深,也许鸟龄偏大?陆禽一样的走动,双脚一前一后的很快的走着,寻觅者草坪草皮。还看到两只灰椋鸟箭一般飞快的追逐一只喜鹊,喜鹊好像是尾羽不那么健全似的。追出30米外的槐树上方才罢休。灰椋鸟发出一连串的清脆的哨音般的鸣叫,下了驱逐令。彷佛是宣示领地,“卧榻之下岂容他鸟酣睡”像长机僚机双鸟比翼齐飞,赶跑侵犯鸟,得意洋洋“班师回朝”,轻巧地降落在自己的领地。
     奇怪的是,我知道的是大片的人工草坪一般不招引鸟儿。也许是施撒农药?天坛和地坛公园即如此。博爱医院的人工草坪上竟然吸引麻雀灰椋鸟觅食。如何解释那?我分析,这里的草坪周遭树立很多乔木,结果的种子飘落草坪之上吧,再加上也许不施撒农药……
     一天晚餐后我照例轮椅巡视,发现弯曲的小径旁半米处的草坪里有棵拳头般粗细的国槐高不过两米,树干光光的,树冠一蓬阳伞状嫩叶,生机勃勃。瞬间,一大斑啄木鸟好像雌性,空降到离地面半米处的树干上。头部居然朝下,像是普通鳾的动作。它小心谨慎转了小脑袋,想干吗?不像是啄木捉虫吧?我正疑惑间,鸟儿扑向地面,我轻轻移动轮椅角度。呵呵,原来是一潭小水洼。园林工人灌溉时遗留尚未蒸发的水洼。鸟儿喝一下水,左看看。喝一下水,右看看。大约十几下吧,直到一辆轮椅“不识趣地”出现它视野中,鸟儿又喝了最后一口水,扑棱棱消失在灌木丛中。
     “初生牛犊不怕虎”用来形容幼鸟专心致志贪食,不顾忌潜在危险倒也恰当。两米来宽的小径,弯弯曲曲颇有些“曲径通幽”意味,浓荫蔽日,难得的暑热中的荫凉。一只麻雀绝对是幼鸟,毛色淡淡的,娇小玲珑的体态。彷佛少女般可爱。它在我和老伴面前仅仅一米多,衔着一只比它头部还大了一圈的黑虫子。虫子几只脚张牙舞爪拼命挣扎。鸟儿随着虫儿的律动调整着身躯,从我们眼前蹦着,跳着,一边贪婪地吞噬着到口的晚宴。去年,老伴也曾按照《鸟类》一书指点,在我家二楼阳台上放过小米,招引麻雀。一连三天,麻雀仅仅是探头探脑,落在食物半米处的铁栏杆上观瞧片刻并不急于觅食。后来,一只两只三只,最多时将近20只活泼可爱的小精灵,啄食着叽叽喳喳啁啾不停。多可爱的叫声啊。使我想起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演奏过的曲子——《叽叽喳喳波尔卡》的迷人动听的旋律。
     住院期间正是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热播时。我注意到了一只善于潜伏捕鸟的黑猫,通体乌黑,脖子下一团白毛,开始我叫它“白点颏”现在更名“顺溜”。这顺溜蛰伏在一堵不很高的墙角,墙角一米多是一排茂密的大杨树,伏击地点的确隐蔽。我也观察它好几次,终于看到了“惊心动魄”一幕。只见一只灰喜鹊从树上落下来,翘着长尾巴寻觅着什么。说声迟那时快,顺溜闪电般窜出直扑。也不知是第N感觉还是经历过生死搏斗,灰喜鹊一个鲤鱼打挺旱地拔葱腾空而起,同时发出嘶哑的喳喳声。几片羽毛尘,CHENAI落定。顺溜不服气的一跃而起,噌噌爬上杨树。随着遇险灰喜鹊的叫声,一共8只同伴尖叫着驰援,围着顺溜扑闪着翅膀发出警告。面对轮番轰炸,顺溜悻悻地溜下来,大有好猫不和众鸟斗的修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灰喜鹊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哦对了,院中几只秃尾巴灰喜鹊是不是被顺溜猫咪所伤?
     一个月后,我去医院复查。候诊时,我再次摇着轮椅来到花园。时值上午10点,暑热难当。三五只麻雀懒洋洋的,鸟儿也避暑了吧。医生给我去掉石膏包扎,一下子轻松许多。什么时候丢掉双拐,甩掉轮椅,像鸟儿一样飞翔,和爱鸟的朋友们携手观鸟,那该多好啊!!深深企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