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三幕话剧)鸟人(演出本)
作者:编剧:过士行
发表时间:2004-12-02

   

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孙经理——男,四十余岁,某公司经理

胖子——男,四十余岁,京剧票友

小霞——女,十八岁,安徽小保姆

百灵张——男,七十余岁,养鸟人

丁保罗——男,四十余岁,精神分析学家

三岁——男,六十余岁,养鸟人,京剧花脸演员

陈博士——男,四十余岁,鸟类学家

查理——男,三十余岁,国际鸟类保护组织观察员

罗漫——女,二十余岁,译员

联防——男,二十余岁,某工厂捣蛋鬼

黄毛——男,二十岁,安徽农村青年

黄胆——养鸟者,工人

马料儿——养鸟者,残疾人

老锡儿——养鸟者,个体户

朱点儿——养鸟者,干部

鸟友若干

工人若干

鸟贩子、卖鸟食、鸟具的若干

联防队员若干

京剧乐队演奏员若干

 

第一幕

[当观众走进剧场时,可以看到几个工人正在捆扎搭置一个巨大的鸟笼子,其规模大的足以把整个中心表演区和四周的观众席都包容进去。

[场灯熄灭,中心表演区的光线亮起来,工人不见了,只剩下未完成的鸟笼。三三两两的遛鸟人、鸟贩子、买鸟具的陆续上场。顷刻间出现了一个人声鼎沸的鸟市。百灵、红子、画眉以及其他杂鸟的鸣叫声骤然大作。

[表演区中心有一个圆石桌,四周是石凳,几个提着百灵笼的人已围桌而坐,笼子放在石桌上,他们一边倾听自己的鸟叫,一边时不时向一个方向张望,似乎在等什么人。卖鸟具的、卖鸟食的、鸟贩子、卖蜘蛛的散布于表演区边缘,几棵小树参差错落于其间,有的树上挂着鸟笼子。遛鸟的人倘佯于这些摊儿之间,有的在选购,有的在和熟人聊天,这是一个闲人的世界。

[一个中年人正在有节奏地踹一棵小树。一个提画眉笼子的胖子走到他跟前。

 

    借光,您换个地方。(欲挂鸟笼)

孙经理  这么大地方,您哪儿不成,非挂这儿?

    你这是干嘛?

孙经理  活动活动。

    那边活动,这儿都是玩儿鸟的。

孙经理  我先来的。

    这不是评级,还得按先来后到。你踹树跟园林局打招呼了吗?

孙经理  我就是园林局的。

    把它踹死以后,得确实踹死啊,你老跟我联系一下……

孙经理  您是……

    我是木材公司的。我们那儿缺货源。

        [二人握手,互通姓名。孙经理面有喜色。

孙经理  我还以为咱们得干一架呢,没想到您真有涵养。

    顶属养鸟的人有涵养,提鸟笼子的没有打架的,为嘛?怕把鸟儿吓着。一只鸟好几百,不躲着点儿行吗?

孙经理  养鸟真能养性吗?

    不信您就试试,先买只好养的,爱叫的……

孙经理  我从来没养过,不会,又没工夫遛鸟。

    养黄鸟儿,不用遛,喂点儿苏子就叫,再省事不过啦。

孙经理  这,家里要反对呢?

    国家都规定了爱鸟周,你不养鸟,怎么爱鸟?凡是国家规定的,都应该遵守,去挑一只。

        [孙经理犹犹豫豫地下

        [胖子提着笼子往石桌附近走过来。

        [一红衣少女站在石桌旁,她叫小霞,是从安徽来的小保姆。

    有用人的吗?洗衣服、做饭、看孩子都行。

        [桌上的百灵看见红衣少女都烦躁的扑腾起来。鸟的主人对她怒目而视。

百灵张  躲远点儿!

    (委屈地)我怎么啦?

    (解围)姑娘,百灵最怕红颜色儿,你把鸟儿惊了可赔不起啊!

        [小霞边抹眼泪,边向另一个角落走去。

        [鸟类学家陈博士上。他时不时用机警的目光打量着别人的鸟笼,似乎在寻找什么。他挤到了石桌旁。

百灵张  各位留神自己的鸟。

        [众鸟友对陈博士侧目而视。

        你往前挤什么?

陈博士  我看看怎么啦?

百灵张  谁知道你揣着什么没有?甭别的,有个蛤蟆叫两声,我们的百灵学了,就脏了口,鸟就不能要了。

陈博士  我带那个干什么?

马料儿  行了行了,这人天天在这儿转悠,还算规矩,是个棒槌。

        [胖子的画眉大叫起来。

百灵张  (冲胖子)爷们儿!玩儿画眉的在那边。

    (不解地)怎么啦?我也不能在这儿?

百灵张  您是天津卫的吧?北京的百灵不许叫画眉。

    不叫画眉,口不全啊!那叫嘛百灵!

百灵张  你们天津百灵必得有画眉口,北京不行,十三套里没有画眉。这老几位养的都是套百灵,您劳驾。

    嘛十三套?

朱点儿  十三套都不知道,也配养鸟儿?

    别寒碜人好不好?十里不同俗,兴许我们那儿不是这个规矩,你老先说说,让我听听。

朱点儿  想听听容易。我得先考问您几个问题,看看您是不是这里的事儿,答对了,您听,答不对……

    我小孩子拉巴巴。

陈博士  什么意思?

    挪挪窝儿。

老锡儿  您说这百灵笼里为什么铺砂子?

    这有嘛呀?百灵原本生活在沙地里,沙地生,沙地里长,永远离不开沙子,这叫热土难离,外国好,咱就是不去,舍不得咱那破瓦寒窑。   

  (冲老锡儿)你净问些个“幼儿园”的事儿,得问点高深的,我问你,百灵笼里为什么造一个台子?

    百灵爪子抓不住杠,天生来是沙子地上跑的玩艺儿。你想啊,沙漠哪有树哇?不像人,老想着攀高枝儿,所以得造一个台儿,让它台上露脸。

百灵张  你们拿他当丸子还行?得问点儿高难的。百灵最大的忌讳是什么?

    最大忌讳是不上台,老在台下叫。

    台下叫怎么不行呢?不一样吗?

    台下唱,那是票友儿!台上唱,那才是角儿!

陈博士  我这个鸟类学家竟然不知道你们原来是这样残酷无情!花样翻新地折磨鸟啊!难道这些曾在天空中自由自在飞翔的生命就如此心甘情愿地听凭你们这些名为爱鸟实则害鸟的人们的折磨吗?

    刚不轰你,你就来劲。谁折磨鸟儿啦?你睁眼瞅瞅这食罐儿,景德镇青花细磁,五福捧寿,里边盛的是什么?小米儿鸡蛋黄儿,它在野地里做梦也吃不上,真是的。

陈博士  你看看,这又太过份啦。我们出国都是光吃方便面……。

百灵张  过份?百灵食是最差的。点可颏儿得喂肉,知道吗?上好的羊肉里肌,剃了筋,用刀刮成肉泥,再剁千刀,生怕有一根儿筋绕它舌头上,把鸟儿毁喽。

陈博士  我是说.这些东西应该是人吃。

百灵张  人吃?人吃了能叫十三套吗?你伺候它,它才伺候你!我说你是干什么的?

陈博士  鸟类学家。

百灵张  新鲜,鸟类学家不知道鸟儿喂什么?

陈博士  我不养鸟。

    不养鸟算什么鸟类学家?

陈博士  我们是研究鸟的历史,鸟的生态……跟你说你也不懂。

    我懂,你是玩儿野鸟儿的,上林子里去,这是鸟市!(对众鸟友)我说,刚才兄弟都答上来啦,这十三套该见识见识了吧?

陈博士  什么是十三套?

    告诉你,百灵,百灵,学百鸟最灵,让它学十三种声音,这叫十三套。

陈博士  不好,十三是个不吉利数!

    那是外国。我给大使馆当过厨子,这我懂。十二个老外吃饭,又来了一个,那十二个老外,你猜怎么着?

    站起来就走。

    没那么容易。十二个人叫了菜,站起来走了,剩那一位足吃?外国人比谁傻呀?那十二个一条心,把这位轰走。知道为嘛吗?就因为耶稣他们爷儿十三个吃了一顿饭,吃完了,那耶稣就被人逮走啦……外国人怕十三……中国不怕,十三是个好数儿,十三太保,十三不靠……

马料儿  跑这儿打麻将来啦?

    有雇人的吗?洗衣服做饭看孩子。

        [丁保罗上。

丁保罗  当护士行吗?

    俺不会。

丁保罗  你会,肯定会。你叫什么名字?

    陆小霞。

丁保罗  你刚才喊什么?洗衣服、做饭、看孩子?……

    对,啥都会。

丁保罗  外加喂鸟,行不行?

    行。

丁保罗  喊!

    不行,他们说我的衣服是红颜色的,鸟儿怕。

丁保罗  没关系,你穿上我这件。

    洗衣服、做饭、看孩子,外加喂鸟。

  (冲小霞)过来过来,这儿正求之不得呢!有管喂鸟的,头一回听说,真透着新鲜。

  (冲丁)叔叔,您真行,算把他们琢磨透啦!

丁保罗  是的。我就是专门研究他们的。

        [小霞紧紧拉着丁保罗走到石桌前

百灵张  这丫头眼熟。

    不是那红衣少女吗?奥,反串小生啦!我说诸位,这回该听十三套了吧?

<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