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诗鸟情怀
作者:王菲
发表时间:2004-12-02

   

    从小到大,背过多少诗,我已记不得了,但一直觉得中国诗人对鸟有特别的青睐。
    古有《诗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雎鸠为何鸟我并不知晓,但由其字形及其栖息地——河之洲可判定,九成是一种水鸟,而且还被诗人披上了浪漫的色彩。
    至《蝶恋花》“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可见千年前,燕子就是喜春的,而在这男女春心萌动的季节,它的小翅上也不免要载几分情爱。
再及李清照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可见自古人们就注意到鸟的栖息地不止于树上,水中亦有其影踪。可惜,这位率性的女诗人,并不尊重人家,还扰了鸟儿们的好梦,自己倒还快乐地做诗。
    到了“向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幕娉婷”,这鹭似乎成了得道仙子,高洁、悠然,让人浮想,足见鹭的优美,及诗人们对鸟的喜爱。
当然,由鸟讽喻人,发泄情绪的诗也不少。

    诗人寂寥了,又聆“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于是鸥又成了孤独的代言人,其实人家习性就是独来独往,可能至今还不知“形单影只”为何物呢。
   诗人伤心了,所以“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人家“搬家”倒成了为他而“哀鸣”,倒挺自恋的。不过在观察中加入情感,虽不科学但却文学。或许如此,正应了“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吧。
    诗人感叹时光逝去如水,又有“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看来,诗人已有区别候鸟的基本常识,可惜没把观察到的东西系统化,倒是留下了这句让痴情女子落泪的咏叹。
    至于“柔情似火,佳期如梦,忍顾昔鹊归路”,“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莺深树鸣”,“风疾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小 小的鸟儿,不知寄托了我们的多少情感,而今对鸟的态度真令人心寒。愿,当人们吟起“回直天涯,一抹斜阳,数点寒鸦”时,我们的后辈不会问“什么是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