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我亲历的香港观鸟大赛
作者:刘阳
发表时间:2004-12-02

   

    香港观鸟会于今年的1月31日~2月1日举办“猜、寻、呈202”观鸟比赛。看到这个名字也许会让人摸不着头脑,“猜”是比赛前预测一共能看多少种鸟;“寻”是努力踏遍香港的不同生境,观测到尽可能多的雀鸟;“呈”是把自己队的战果交上去并与其他参赛选手分享。“202”代表了2002年的首届比赛中所有队总共记录的鸟种,大家希望这一届能够超越这个数字。虽然只有几个字,但是却精炼地概括出观鸟比赛的特点。
    今年观鸟会的比赛特别邀请了大陆的鸟友与香港鸟友共同享受“睇雀仔”(广东话:观鸟)”的乐趣。我和北京的梁烜,加上香港的鸟友余日东、伍昌龄,澳门的蔡静亚共同组成“东昌北阳”队与其他20支队伍共同角逐此次24小时的比赛。

1月31日,8:30 a.m. 深圳罗湖
    我和梁烜在深圳罗湖口岸排队等待过关。得益于“内地居民赴港澳自助游”的政策,我们现在能够很方便的办理通行证赴港旅游。从罗湖乘坐火车,在上水站下车,转乘小巴就到了在米埔的余日东家。余日东是香港观鸟会负责水鸟调查和黑脸琵鹭研究的人员,他对香港鸟类的野外识别有着很深的造诣,此次比赛他是我们的领队,也为我们队取得好成绩增加信心……

10:30 a.m 香港米埔村
    在余日东家休整了片刻,我们又对着香港地图设计了比赛将要走的路线。合理的比赛路线往往就是成功的一半,因为在短短的时间内除去吃饭、睡觉、赶路,其实用于比赛的时间很有限。这就需要走尽可能多的地方,覆盖多样的生境。香港是一个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也是在中国华南地区具有极高的生物多样性的生态大都市。香港有湿地、森林、农田、原野、山地等多样生境 。虽然只有大约1100平方公里的土地,鸟类资源却非常丰富,有记载的野生鸟类448种。其中绝大部分是迁徙的候鸟,还有很多鸟类在香港越冬。因此我们在设计路线上着重考虑到这个季节鸟类的分布特点……

12:30 p.m香港米埔村
    准备吃午饭的时候,余日东接到了其他鸟友的电话,由于“禽流感”在东南亚的一些国家爆发。为了保证市民的安全,香港政府决定从今天下午起关闭米埔自然保护区。“这就等于折断了我的左膀右臂呀,我们至少少记录20种鸟!”余日东苦笑。他每月都在米埔进行水鸟调查,对保护区的“鸟情”了如指掌,这就等于我们队失去了的一块宝地……

15:00 p.m 香港新田村
    我们和鸟友伍昌龄会合了,他也是我们队的司机。大家重新制定了作战计划,余日东把日程表还存进了手机的备忘录里,并叮嘱大家要严格守时。今天下午的第一站是的尖鼻嘴,这里位于后海湾国际重要湿地的西南侧,生境有红树林、鱼塘、路边树林等,大部分在米埔能看见的水鸟这里也能记录到……

16:00 p.m 香港尖鼻嘴
    我们抵达了尖鼻嘴,发现很多队都选择的这里作为起始的观鸟点。这项比赛没有开幕式,各队从香港的任何地点开始都没关系。各队到了以后并没有紧张的竞争气氛,而是互相寒暄说笑,也交流着“禽流感”可能会造成的影响。这次香港鸟友是自由组队,参加比赛的鸟友的年龄也是很悬殊,从60岁的老者到10岁的小学生,充分体现了观鸟活动的参与性。大家都给自己的队起了有趣味的队名,很多队名是香港的一些雀鸟,像红耳鹎、小白鹭、夜鹰、燕鸥等,还有不少另类的队名如“童男翁”、“好疯鵟”、“哎呀”、“小黑路路猪”等。有一个队是四个小学生组成,以往他们都是和自己的老豆(广东话:父亲)组成“小麻雀”队,这回他们“另起炉灶”,自己组成“自由队”。老豆们则成立了“老麻雀队”。16:30分,比赛正式开始……

18:30 p.m 香港尖鼻嘴
    我们在尖鼻嘴一直看到天黑,把湿地常见的翠鸟、鸭子、鸻鹬、鸬鹚和一些雀型目小鸟,包括每年在香港越冬的世界珍禽黑脸琵鹭、卷羽鹈鹕都写入了我们的记录册,这些算是大家应该见到鸟种。我们在尖鼻嘴还记录了白腹海雕、小嘴乌鸦、戴胜这些香港不易见到的鸟种一些稀少的鸟类,它们都是取得好成绩的“撒手锏”。我统计了一下我们在两个小时内记录了55种,而最多的队是60种,还算是不错的开局……

21:30 p.m 香港石岗郊野公园
    别以为天黑了就可以休息了,去听猫头鹰是保留的节目。吃过晚饭,我们先后到了元朗的凹头、锦田村去找领角鸮、斑头鸺鹠这些小猫头鹰,可是两手空空。此时,我们位于石岗郊野公园中,大家静静地坐在车里,屏住呼吸,捕捉空气中每一个细微的声响,无奈传入耳中只有风声和树叶的沙沙作响。唉!今天只能鸣金收兵了,回去冲个靓凉(洗澡),早O抖啦(睡觉)……

2月1日,6:00 a.m 香港沙螺洞
    沙螺洞有一些废弃的民居,开阔的荒地上长满灌丛和草被,还有溪流穿过树林,这里也是香港记录蜻蜓种类最多的地方。领队余日东很快就凭借着叫声锁定了高山短翅莺、远东树莺、红点颏这些隐匿在灌丛中的小鸟。我们这些来自北京的观鸟者也在“它乡”遇见了北红尾鸲、红胁蓝尾鸲、灰背鸫、灰头鹀等这些北方的“故知”……

8:30 a.m 香港涌尾
    在比赛的过程中,我们经常和其他的队伍“狭路相逢”,但是并没有那种“剑拔驽张”的气氛,而是相互交流看到的鸟种。一到涌尾,我们就碰到了去年的冠军“野鸟2004”队,他们说刚在这里看见了橙头地鸫。天啊!这可是我一直想看到的鸟,我不自觉地加强注意力。在涌尾的小径上穿行,红尾水鸲慵懒地站在路边的大石头上望着我们,一群黑领噪鹛聒噪地从眼前飞过,不期而遇的红嘴相思鸟夫妇忙碌地在地上觅食,可就是不见橙头地鸫的身影,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不允许我们在这里多呆了。我又恋恋不舍地望了一眼橙头地鸫曾经出没的地方,走吧……

9:30 a.m 香港乌蛟腾
    乌蛟腾的主要目标是丘鹬和日本歌鸲。围着这个村子走了一圈又一圈,今天是不是开始走背运了?没有,还是没有。虽然羽色艳丽的红胸啄花鸟和叉尾太阳鸟多少给我们以安慰,但是大家的心情开始变得焦急……

10:30 a.m 香港碗窑
    香港的鸟友说碗窑经常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鸟种。在这里,我们没能找到预料中的普通朱雀,却把紫啸鸫收入了囊中,今天真的是出师不利,简单吃过午饭以后,我们又充满希望地驶向大浦窖……

11:30 a.m 香港大浦滘
    米埔去不成了,我们昨天调整的作战计划就是花3个小时的时间在大埔滘郊野公园观测。因为这里是香港观察林鸟的最佳地点。这里的森林主要为次生林,林下植被茂盛,是香港最成熟的林地之一,集中了绝大多数的香港林鸟的种类。刚刚踏进公园的大门,迎面碰见了很多已经在这里收工了的队伍,个个失望的表情。难道这里……可能是因为今天是周日,游人比较多。还有就是天气太炎热了,中午我们只需穿一件衬衣。这样的天气鸟不怎么活跃。    
    既然情况这么不乐观了,我们怎么办?大家还是选择了以我为主的策略,继续在这里坚持到底。
    在大埔滘的林间小径中,大家都聚精会神,竖起耳朵来察觉四周的雀鸟。如果说看水鸟是要用单筒望远镜在大群的水鸟中找寻的话,那么看林鸟的就要凭着耳朵去听鸟儿的叫声,然后迅速地用双筒望远镜锁定目标,观鸟比赛有的时候变成了以听为主了。很快白头鹎典型的“bulbul”叫声让我们发现了一波“鸟浪”。
    所谓“鸟浪”,就是好几种雀形目小鸟集群在一起活动觅食的场景。对于我们来说,碰上“鸟浪”自然是件既愉快又辛苦的事。愉快的是看到这么多的鸟儿应接不暇地摆在你眼前,辛苦的是感觉两只眼睛还不够使,只怕落下了珍奇的鸟种,结果捞了个眼累脖子酸。
今天的这波鸟浪又近十种小鸟组成,唱主角的自然是在香港最常见的白头鹎,还有赤红山椒鸟、灰喉山椒鸟、银耳相思鸟轻盈地在树丛间穿过,长着亮黄色脸袋儿黄颊山雀的高音一点不逊色,有时让人觉得与它们的体型很不协调。几支望远镜对准一只正在树干上头朝下表演杂耍的小鸟,那不是绒额鳾吗?在北京的山区,只有黑头鳾和普通鳾能够表演这样的绝活。在树冠层活动的小鸟有来自遥远北方的黄眉柳莺、黄腰柳莺,它们在每年的春秋迁徙季节是北京的常见鸟种。在接近地面的灌丛中,同样有几种活跃的小鸟,长尾缝叶莺“鸟如其名”,老是翘着长尾在地上蹦来蹦去。除此之外,“鸟浪”中还有栗背短脚鹎、蓝翅希鹛、暗灰鹃鵙。路边好几株盛开的刺桐树也能吸引到许多喜食花蜜的小鸟,像暗绿绣眼鸟、橙腹叶鹎、红胸啄花鸟、叉尾太阳鸟。这些鸟本身羽毛的颜色就十分显眼,生性又好动活泼,在火红的刺桐花中穿来蹦去,煞是好看。尤其以暗绿绣眼鸟的数量为最多。它们舌头呈毛刷状,为的是更好地取食花粉,内部的结构我们自然看不见,我们能看到的一只只的绣眼鸟贪婪地把头甚至半个身体都探到了花朵当中。有的个体头部粘上了花粉粒,成了“金头”——暗绿绣眼鸟了。客观上这些鸟类的访花,充当了花粉的传播者。
    我们在大浦滘把该看到都看到了,但没有什么“惊艳”,表现可谓中规中矩。比赛快接近尾声了,是冲刺的时候了……

14:30 p.m 香港南生围至锦田村
    从一个观鸟点到另一个的途中,大家忙着把刚才看到的鸟登记在册,并没有怎么休息。途经南生围,又为我们这个团队增加了中白鹭和白眉鸭。然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锦田村。这里代表了香港的宽阔原野,有种植蔬菜的农田、鱼塘、小河、荒草地。躬身在田里耕作的是起得比观鸟人还要早的勤劳的人们。置身锦田,仿佛忘了自己正身处国际繁华大都会的香港。
    烈日当空,空气闷热,我们沿着高高低低的田埂走呀走,希望我们的汗水换来甘甜的回报。从起床到现在已经有8个小时了,我们身心都很疲惫,不过农田附近活动频繁的棕背伯劳、白鹡鸰、理氏鹨、黑喉石即鸟、扇尾沙锥和家燕(香港观鸟会现在正在宣传保护家燕。)们让我们又重新打起了精神。一群黑乎乎的八哥从头顶飞过,落在了远处鱼塘旁的一棵枯树上,其中有一只个体稍小的“个别分子”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观鸟者对于鸟类个儿细节的判断就是眼光“毒”到。我们支起单筒望远镜一看,哇,原来是一只紫翅椋鸟。它同体全黑,却有紫色和绿色的辉光,更重要的是它在新疆等地繁殖,在香港是稀少的冬候鸟。锦田村的“最后一搏”以后,我看了一下表:四点了,赶紧去米埔交记录册吧,要是误了时间会被扣掉鸟种的……

16:00 p.m 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停车场
    清点了一下我们的记录册:119种。“不成不成,成绩没有去年的好!”余日东显然不很满足,不过对于我们这些来自北方的“鸟人”来说,成绩不是重要的,关键是看到了许多具有鲜明华南特色的鸟种,也体会到了观鸟比赛的刺激和乐趣。
    还没有结束呢!我们突然发现香港最常见的小䴙?,我们还没有见到呢?有时候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了珍稀鸟种上往往会忽略了常见鸟。我们又马不停蹄地米埔外围的鱼塘里把这最后一种鸟记载到帐下。或许还是不放心,几个人在周围转来转去,期盼再获得点儿意外收获……

16:30 p.m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停车场
    终于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东昌北阳队”的5名队员在拍了一张全家福以后,把记录册交给了组委会。不管结果怎样,比赛完的我们心情总是好的,边喝着饮料,边和其他香港鸟友交流着心得……

19:00 p.m 香港中文大学餐厅
    颁奖仪式和晚餐开始了,参赛的全体鸟友终于可以彻底放松了。最终, 21队共100多名参赛者共记录到198个鸟种,虽未能超过上届,考虑到米埔的原因,足以算上相当不错的成绩了。那4个小学生组成的“自由队”以24小时124种的总数力压众多成人高手获得了冠军,香港观鸟会的林超英先生称:这是一个划时代的结果,代表了香港观鸟的未来。  我们队则以120种获得亚军,并获得最具国际代表性的团队“黑脸琵鹭”奖章。我的最爱“橙头地鸫”,经全体鸟友投票选为此次比赛的明星至尊鸟种……

21:00 p.m 香港某地
    晚餐结束了,汽车行驶在香港的街区中,我还在回味着比赛的全过程。此时的香港已经是五光十色,人头涌动。我感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香港(全文完)。

名词解释:
香港观鸟会(Hong Kong Birdwatching Society)是一个本地活跃的环保团体,成立于1957年,目前会员有500多人。除了定期出版会讯、年报,组织推广本地的观鸟活动以外,还积极投入到香港鸟类及栖息地的研究、保育工作。香港观鸟会还是“国际鸟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的地区分支机构。

  观鸟(bird watching)是人们利用节假日等休息时间结伴到大自然中,在山林、原野、海滨、湖沼、草地等各种环境中,在不影响鸟类正常活动的前提下,去欣赏鸟的自然美,了解鸟类与自然环境的关系以及人类与鸟的关系。观鸟的过程包括对自然环境中的野生鸟进行观察,观察、记录它们的外形姿态、取食方式、食物构成、繁殖行为、迁徙特点和栖息环境等,鉴别鸟的种类并统计鸟类的数量。


   观鸟比赛(bird race)每队由4~5人组成,利用交通工具在规定的区域内记录鸟种,以纪录最多的队获得优胜。比赛一般不设什么大奖,以公平、诚信为原则。是观鸟者切磋技艺,交流心得的一种观鸟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