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美在大草原
作者:王玉琦
发表时间:2007-08-19

   

    草原,什么样?不知道!同车的蒙族姑娘为了保证家乡的神圣而保持着神秘的腔调。

    然而,飞驰的羚羊车毫不吝啬地把大草原一点点地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太美了!整个世界就两种颜色——上边蓝色,下边绿色:无边无沿。

    人就像到了天边,心在飘啊飘的。

    蒙族姑娘轻轻唱起了草原上的歌,虽听不懂蒙语,但和着美丽的旋律整个人跟着“晕了,晕了。”

    首先看到的鸟儿就是猛禽。雪白的、镶着黑色飞羽的草原鹞和白尾鹞,看起来是那么干净漂亮;大kuang喜欢在蓝天高空中翱翔,看似高傲、目空一切,即便落下来它也停在突出的位置:小巧的燕隼正在俯冲捕食;而红隼正在表演振翅悬停……

    看得最多的鸟儿是草原的优势种,各种百灵和云雀。它们会经常从疾驰的羚羊车前飞过,令人揪心它会撞在车上。一只美丽的百灵鸟停在围栏上唱着动听的歌,它毛色亮丽、洁净,更显精神、自由。我不由得想起北京老人们手中笼子里的百灵,真是可怜。

    还有一种比较多的小鸟,就是把河岸钻得千疮百孔的崖沙燕,不加注意还以为是家燕。细看去,它的尾巴不如家燕的长和漂亮,也不住在人的家里,只住砂砾形成的岸边。

    不愧羚羊车的称号,孙师傅驾着它跑得真快,转眼到了东乌珠穆沁一个名叫宝音的牧民家里。牧民人家招待客人和北京人一样——上茶,但不是花茶,而是奶茶。奶茶是中国茶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尤其是锡林郭勒的奶茶更是闻名遐迩。但敝人对奶从来都是敬而远之,这么好的美食却不能享用,令人遗憾。

    宝音家还有一对小客人—— 一对家燕在他家的灯头上住了个巢,正在专心致志地生儿育女。为此宝音家不再开灯,只点蜡。要说明的是这只燕子和北京的家燕不一样,腹部是褐色的。过了满都再往北所有的家燕腹部都是褐红色的。

    满都景区的早晨一个字——冷。天刚亮,为了看鸟扛起莱卡单筒望远镜就出去了。蒙眬的大草原上,丹顶鹤、白枕鹤正悠闲地觅食;成群的鸿雁伸着脖子一扭一扭地走着;空中不时飞过红脚鹬、凤头麦鸡和赤麻鸭;一对鹊鹞夫妇上下翻飞,在谈情说爱;远处的湖中星星点点,模模糊糊的可见水鸟百多只。

    为了看清湖中的鸟儿,我和同行的摄影师王老师商量了一下,就大步向草甸中走去。

    越走脚下越软,越走草越高,越走心越虚,明明站在水里却看不到水。正在害怕,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一只黑眉尾莺飞过来,就落在眼前的苇子上。真清楚!事情就是这样,弊利相互依托。在北京看黑眉尾莺,它在苇丛中大叫大嚷,观鸟者在外边转圈圈,就是看不到它。

    退回住地,脱下湿透的鞋袜放在蒙古包外边晾晒。

    蒙古大草原是这样的,有云彩时瑟瑟发抖,没云彩时骄阳似火。不多时鞋袜全晒干了,拿来往脚上一穿,奇!这鞋子比我平时刷得都干净。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就像天然的吸尘器,竟是一尘不染!如有机会再来大草原,一定好好洗澡,换衣裳,把鞋底蹭干净了再来。

 

编者的话:作者在2006年8月随自然之友“ 保护草原”项目组到锡林郭勒作鸟类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