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鄂尔多斯遗鸥的危机
作者:何芬奇 乔振忠
发表时间:2004-12-01

        自20世纪90年代初遗鸥鄂尔多斯种群在野外被发现和认定后,历经10余年的不懈努力,规划和建立了自治区级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继而于2002年初,《国际湿地公约》执委会认定中国鄂尔多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核心区为全球第1148号国际重要湿地(a wetland of International importance,简称为Ramsar Site),这也是迄今为止全球惟-一处以保护遗鸥及其栖息地湿地生境为主旨的国际重要湿地。至此,实现了对遗鸥这一受威胁物种从野外研究到保护实践的完整过程。
    遗鸥于90年代在鄂尔多斯高原发展迅速,其有效种群的数量(以繁殖个体计)由90年代初期的不足2000只一路攀升到90年代末期的7000余只,成为遗鸥全球种群的中坚砥柱。而这一发展,基本上是在桃力庙-阿拉善湾海子(桃-阿海子)当年那不足 2万平方米的湖心小岛上完成和实现的。
    近几年桃-阿海子周边降雨奇缺,使湖心岛逐渐与陆地连接成片,遗鸥繁殖群的规模逐年衰减,直至2004年遗鸥在桃-阿海子为零繁殖记录,仅见有10余只个体居留于湖畔。这一状况使两方面的问题由此而凸显出来。
其一,在自治区级保护区业已划定之后,自治区的林业规划部门却又在当时的自治区级保护区、进而成为国家级保护区和国际重要湿地地点的核心区内搞了一整套庞大的旅游规划。继之而来的是,复又报批了国家3A级风景名胜区,旅游设施的建设要远快于保护区的建设。
目前,桃-阿海子的水面面积已由90年代初期的10余平方公里缩减为不足3平方公里,而摩托快艇照样时时在湖面上飞驶而过。可以这样说,近几年桃-阿海子遗鸥繁殖个体数量的逐年递减大部可归于自然的原因,而2004年遗鸥在桃-阿海子的零繁殖记录则完全是人为的原因。2004年4月中旬至少曾有上千只遗鸥已在桃-阿海子原湖心岛的位置上刨挖浅坑准备筑巢却后又离去,即是明证。
    其二,形势的变化暴露出遗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规划设计思路上的明显缺憾之处。此保护区系专为遗鸥的保护而划定,而2004年在保护区所辖括的近150平方公里区域内,恐怕只有那10余只居留于桃-阿海子湖畔的遗鸥。我们2004年6月对原伊克昭盟(今鄂尔多斯市)境内毛乌素沙漠近3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其他24处湿地地点作调查,于其中9个地点共见到遗鸥570余只,表明绝大部分遗鸥生活于保护区之外。事实上,保护区目前的这种规划方式,也有悖于90年代中期我国政府主管部门就遗鸥保护向国际湿地公约执行局提交的项目报告中所提及的以监测网络形式规划和组建未来保护区的原则主旨。试想,如果我们的保护区能够以网络形式将鄂尔多斯高原上所有重要湿地生境组合成一个整体,则不管个别湿地地点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在荒漠-半荒漠生态环境条件下是时常发生的事),也不论遗鸥群体分布作何种态势上的变迁,只要那些遗鸥依然滞留于鄂尔多斯高原,它们势将被尽纳“网”底。
    所幸的是,相当数量的遗鸥,尤其是繁殖个体,眼下并未离开鄂尔多斯高原,遗鸥鄂尔多斯种群到目前为止仍作为一个独立的自持种群存在于世。上述两方面的问题也并非难以解决,只是取决于能否做出有效的努力。
    作者曾于2003年写道:“2001年,世界自然保护同盟物种生存委员会(IUCN/SSC)就评估全球受威胁物种的濒危状况问题推荐使用更新的评判标准(Criteria 2000,3.1版)。参照这一新标准对遗鸥进行评估,遗鸥仍应被视为易危物种(VU),但从更严格意义上讲应符合标准VU B2ab(iii)c(iv);C2b。当然,这只是基于遗鸥目前状况又或是对遗鸥目前状况所作的评估,如果鄂尔多斯高原遗鸥繁殖条件进一步恶化,进而引发遗鸥全球种群剧烈震荡的话,则当对遗鸥的濒危状况再度进行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