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禽流感和野鸟
作者:王瑞卿&乔颖欣
发表时间:2005-11-29

   

一个微小的,连用光学显微镜也看不到的小东西,现在已经引起了整个世界的关注,甚至是一些人的恐慌,这个小不点就是禽流感病毒。

禽流感是什么?它从哪里来?为什么又会引起那么多人的关注?

其实禽流感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疾病,早在1878年,意大利就有了第一次禽流感流行的记录,H5N1病毒于1961年首次在南非的燕鸥(tern)体内被发现,到现在也有40多年了,但是禽流感病毒有较高的特异性,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在鸟类里传播,所以普通的人们很少去注意它们。但是到了1997年,不一样的事情出现了,香港出现了人感染禽流感病毒的病例,而且出现了人员死亡。在之后的几年里,一直有零星的人感染禽流感的病例出现,但没有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从2003年底开始,禽流感突然大规模的出现了,柬埔寨、中国大陆、印度尼西亚、日本、老挝、韩国、泰国、越南、马来西亚、蒙古等亚洲国家或地区报告了家禽中H5N1流感的爆发。疫区有超过1亿只鸟因禽流感死亡或因为预防控制措施被扑杀。2005年秋天,H5N1亚型禽流感登陆欧洲,在罗马尼亚、土耳其、希腊、克罗地亚、瑞典等国相继出现。目前全世界已经有超过120人感染了禽流感病毒。

就和人会感染流感病毒一样,病毒也会入侵鸟类。人们在命名流感病毒的时候,将不同宿主的名称加在前面,因此,感染鸟类的流感病毒便被称为禽流感病毒。所以,禽流感病毒只是一个很笼统的称呼,而我们听到最多的H5N1,则只是禽流感病毒大家族中的一个成员而已,除此之外,H3N0H7N7H9N2等等也都曾经出现过,甚至小范围的流行过。而所谓的“高致病性禽流感”,只是对鸟来说是高致病性的。

那么,这个HN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在分类学上,流感病毒属于正黏液病毒科,它呈球形,新分离的毒株则多呈丝状,其直径在80~120纳米之间,这么小的尺寸,只有用电子显微镜才能一睹它们的尊容。流感病毒结构自外而内可分为包膜、基质蛋白以及核心三部分,在包膜中,有两种非常重要的糖蛋白:血凝素(Hemagglutinin)和神经氨酸酶(Neyramidinase)。血凝素蛋白水解后分为轻链和重链两部分,重链可以与宿主细胞膜上的唾液酸受体相结合,轻链则可以协助病毒包膜与宿主细胞膜相互融合,就好像是用钻头开孔一样,在细胞膜上打开一个通道,使得病毒能进入细胞,利用细胞的物质进行自我复制,制造出一群新的病毒。当成熟的流感病毒经出芽的方式脱离宿主细胞之后,病毒表面的血凝素依旧会与宿主细胞膜保持联系,这时候就需要由神经氨酸酶起作用了,它通过水解的方式切断病毒与宿主细胞的最后联系。在甲型流感病毒中,血凝素和神经氨酸酶的抗原性会发生变化,这就是区分病毒毒株亚型的依据,病毒可由15种不同的H子型和9N子型排列组合而成,我们所说的H5N1H7N7等,也就由此而来。

现在人们听到最多的就是H5N1,但真正让人们担心的并不是这个病毒,而是甲型流感病毒拥有的极强的变异性。它们每隔十几年就会发生一个抗原性大变异,产生一个新的毒株,这种变化称作抗原转变,或是抗原的质变;在甲型流感亚型内还会相对容易地发生抗原的小变异,称作抗原漂移亦称抗原的量变。更加令人担心的,则是不同病毒间发生基因重组导致病毒的变异,高变异性使得人们应对流行性感冒更加困难,人们难以进行有针对性的预防性疫苗接种,每隔十数年便会发生的抗原转变更会产生根本就没有疫苗的流感新毒株。

随着禽流感的爆发蔓延,有些人提出了候鸟是禽流感病毒的传播者,但是这一观点因为缺少事实依据,不能被大多数的学者所接受,而只能是存在的一种可能性。

2003年底至2004年初在东亚和东南亚流行的禽流感被一些人认为是由候鸟所带来的,但是著名的资深观鸟者马丁威廉斯(Martin Williams)根据文献所做的一份图表分析显示:200312月,韩国首先出现禽流感疫情,随后,日本于20041月也出现了疫情,但是候鸟通过这一地区却是在每年的7~11月;20041月,中国大陆与中国香港也分别出现了疫情,而候鸟却是在8~11月通过这一地区。

此前也有科学家在香港进行的无线电定位跟踪研究显示,在仲冬季节几乎没有鸟类迁飞的活动。同样的,在空间分布上,候鸟和禽流感之间也缺乏直接的联系:水鸟被认为是最主要的病毒携带者,但是来自迁徙物种公约(Convention on Migratory Species)的报告却指出,绝大部分水鸟的越冬地位于北纬20°以北地区,只有白眉鸭和针尾鸭会迁至越南,其过境时间在12月初。但是在泰国和越南出现的禽流感,爆发时间却是20039月。时间和空间的不重合,显示了并不能在候鸟迁徙和禽流感间建立起直接的必然联系。

全世界共有将近一万种鸟类,在这些鸟类种有一些会随着季节的变化而迁徙,我们叫做候鸟,另有一部分则不进行迁徙,我们叫做留鸟,在候鸟之中,不同的种类,迁徙的时间、路径、距离各有差异,迁徙路线也各有不同。候鸟在天上飞行,也像人们开车走路一样,有自己的通道,不同的迁徙路线通向不同的越冬地。在全世界有八条主要的迁徙路径。在欧洲和亚洲有五条迁徙路径。这五条迁徙路径从东到西分别为:东亚-澳大利西亚、中亚洲/印度、西亚洲/非洲、地中海/黑海和东大西洋。在美洲有三条迁徙路径。它们分别为:大西洋、密西西比和太平洋。在中国东部,主要是处于东亚-澳大利西亚通道之上,西部主要位于中亚洲/印度通道之上。

事实上,野生鸟类是禽流感最大的受害者。2004年初,当禽流感在泰国蔓延的时候,首都曼谷附近有不少钳嘴鹳突然死亡。当时有不少人声称是这些“候鸟”带来了禽流感。但是钳嘴鹳从来不作长途的迁徙,并不能算是候鸟,当然也不可能把病毒从远方带来。后来通过调查,科学家们找出了鹳的死因:附近的农户把病死的鸡丢到了钳嘴鹳的觅食地点附近。要知道禽流感病毒在鸟类间主要通过粪口途径传染,带有病毒的粪便或者病死的家禽首先污染了野鸟的食物,病毒随着食物进入鸟的体内,首先感染的是鸟类的消化道,它们在小肠的上皮细胞内复制,并最终随粪便扩散。由于钳嘴鹳是集群的鸟类,成群的钳嘴鹳就互相感染,大批死亡了。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迁徙物种公约工作组公布的技术文件,H5N1亚型禽流感的源头来自集中饲养的家禽,野外研究显示,绝大多数得上禽流感的野生鸟类,都是在迁徙、越冬和繁殖过程中与人类饲养的家禽有近距离接触的物种,而那些自始至终远离人类社会的野生鸟类,即便是保持很高种群密度的水鸟,至今仍未有禽流感爆发的报告。

也许我们急切要做的是尽量把家禽与野鸟分开,避免传染,特别是家禽将疾病传染到野鸟身上。因为野生鸟类的生存已经受到严重的威胁。在上面所提到的技术文件的附件中,列出了一份36种受到禽流感威胁的濒危鸟类名单,在这个名单里,既有勺嘴鹬这样的长距离迁徙的鸟类,也有亚洲鳍趾鷉这样的从不远距离迁徙的鸟类。其中白鹤、隐鹮、黄颊麦鸡、细嘴杓鹬、黑嘴端凤头燕鸥等属于极度危机,已经濒临灭绝危险的鸟类,也名列其中。特别值得人们注意的是在亚欧能够见到的9种鹤中,有6种就在这个名单之上。对于非濒危的鸟类,禽流感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在2005年青海刚察发生的禽流感疫情造成了大量的斑头雁死亡,有估计甚至可能达到全球总数的10%左右,甚至可能会使斑头雁进入濒危物种的名单。

20051027第三届非欧亚迁徙性水鸟保护协定缔约国大会公报指出,牲畜的运输、家禽和笼鸟运输、与这行业相关的活动、合法或非法的鸟类贸易以及人类的交通都有可能携带传播禽流感病毒。在全球化的今天,地球变得前所未有的小,人员的流动无论是数量还是距离都是空前的,人与人的交流更广泛、更普遍,由此而来的病毒扩散也更易实现。

也许我们应该好好来看一下,我们会发现人们现在已经习惯并且依赖的食物生产方式中,存在着不少的问题。我们现在所饲养并且作为食物的家禽,已经和它们的野生祖先有了巨大的差异。人们为了得到产蛋更多,产肉更多,生长更为迅速的品种,不断对它们进行人工选择,在获得更多的肉和蛋的同时,也将它们原本的抵抗力丢弃殆尽。另一个方面,人们为了追求效率而进行的工厂化大规模饲养,使得家禽过于集中。如果消毒、空气流通等卫生方面做得不好,很容易引起疫病的流行。极端的饲养环境容易造成病毒的变异,而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工作报告,滥用疫苗也是诱导流感病毒发生变异的重要因素。

动物和人类之间相互传播疾病,这一过程早已有之,也不会就此终止,在历史上也的确造成过一些大的瘟疫。但是我们跟以前的人类并不相同,我们对疾病的认识更加的深刻,对传染途径,设立警报系统等有了更多经验。高枕无忧固然不可取, “风声鹤唳”也没有必要。只要信息透明,措施到位,像1918年那样的全球流感大流行是可以避免的。

 

参考资料:

维基百科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关于禽流感的技术报告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英文)

第三届国际迁徙性水鸟保护协定缔约国大会公报(英文)

香港电台电视节目–《铿锵集》:20057241023

WHO flu fact sheet

CDC flu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