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亚洲鸟类保护工作概述和中国的受胁鸟类保护(二)
作者:华方圆
发表时间:2005-11-29

   

 

亚洲受胁鸟类

 

为了有效地保护鸟类和其他物种及其栖息地,很多全球性的保护组织都划定了开展保护工作的重要地点。保护国际(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CI)根据“生活有种类多样的特有物种,但同时也受到了人类活动的严重影响,面貌已被大大改变”的标准,在全球范围内划定了25个全球热点区域(Global Hotspots),作为该组织开展自然保护工作的先导(我国的西南山区是其中之一,CI已经在那里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也划定了“全球200生态区”,选择了生物多样性最为突出的一些区域,作为所有陆地、淡水、海洋生境的代表重点开展保护行动。

国际鸟盟作为特别关注鸟类的保护组织,按照针对鸟类的标准,划定了特有鸟区(Endemic Bird Area, EBA)和重点鸟区(Important Bird Area, IBA)两类对于受胁鸟类具有重要意义的地点,其中IBA由于规模适当(面积通常相当于一个保护区的大小),并具有开展保护行动和进行相关管理的空间,因而更能切实有效地实施保护策略,是国际鸟盟鸟类保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亚洲鸟类面临着来自多方面的威胁,这些威胁因素大致可划分为3类。

1. 天然栖息地的开垦、消减和退化:这是亚洲鸟类面临的最严重威胁,几乎所有的亚洲受胁鸟类都受到了这个因素的影响。以获取木材为目的的清伐和择伐给亚洲的森林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情况尤其严重的是东南亚的低海拔潮湿热带森林——林业生产目前是林区普遍面临的首要压力,而且这种压力由于亚洲地区对木材需求的居高不下可能会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存在下去。道路和拦河坝等基础设施的建设通常直接导致栖息地的退化,并通过打开进入偏远地区的通路,导致栖息地被开发减少。

农业生产对土地的大规模需求也致使天然栖息地被挤占和蚕食,而且有些亚洲国家还有进一步开发天然生境的大型国家项目。牲畜的过度放牧、人为造成的草原火灾以及人工播撒的杀虫剂,不仅会使栖息地发生退化,同时也可以直接导致野生动物的死亡。除此以外,栖息地被开垦为种植园和渔场、在天然生境中采集自然物资和矿产石料、高强度的渔业生产等人类活动,也对天然栖息地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2. 对鸟类资源的过度利用:亚洲大约50%的受胁鸟类都受到了这个方面因素的影响。这方面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人类对野鸟的滥捕滥猎;一是对野鸟的商业贸易。亚洲地区有150种以上的受胁鸟类是人类捕食和进行狩猎活动以及用作笼养鸟贸易的对象。对于某些高度受胁的鸟类而言,商业性的捕猎被认为是其主要的威胁因素;很多林鸟的栖息地及种群现在都处于破碎化的状态,而捕猎问题可能正愈加成为导致这些鸟类的某些族群灭绝的原因。

3. 入侵种的影响:这个因素影响到了亚洲受胁鸟类中约10%的种类。入侵的捕食者和竞争物种(包括哺乳类和鸟类)是印度一些特有鸟种面临的问题,而且可能也影响到了日本一些岛屿上的特有林鸟,导致其种群数量下降。此外,在亚洲很多地方,入侵的外来植物也在导致受胁鸟类的栖息地发生退化。

 

除此之外,亚洲还有一部分受胁的海洋鸟类,这些海鸟受到的影响和威胁也正日渐引起全球保护工作的重视。人类的捕杀滥用,频频发生的原油泄露,泡沫塑料等海上漂浮物的污染,来自采集贝类、鸟卵的渔民和摄影爱好者的干扰,以及海上绵延数里的延绳渔业(又称长线渔业)对觅食海鸟的误伤甚至误杀等等,都给海鸟的生存带来了威胁。

 

在上述这些威胁因素的背后,需要我们认清、引起重视并解决的还有许多导致这些因素的间接和根本原因。亚洲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为迅猛的地区之一,发展的要求加上不平衡的政治、经济结构,造成了许多错综复杂的因素,从根本上导致了生物多样性消减的后果。经济水平提高和消费增长导致的对原材料需求的攀升,贫困问题导致的群体人口对天然环境的极端依赖和利用,土地使用权保障不力导致的对天然栖息地资源的无限制攫取,生物多样性价值未得到充分认识和重视导致的政府对生态环境关注的漠视,政府机构对于生境保护工作有害无益的或是被严重误导的投资和项目支持,以及人类活动导致的气候变化对生态环境的影响等等,都是需要我们清楚认识和付出长远努力去改变的问题。只有这样,鸟类和其他生物多样性面临的问题才可能得到根本的解决。

 

为了应对上述的亚洲受胁鸟类面临的威胁,政府和各级决策者应该担负起积极主动的责任。制订合理的林区和牧区砍伐和放牧政策并加以严格执行,将保护生境的计划纳入地方的发展规划,对将要进行的发展项目工程(尤以大型项目为甚)进行环境影响评价(Environment Impact Assessment, EIA)、再根据评价结果决定是否批准该项目,对林业、牧业和渔业生产推广进行出于生态考虑的管理方式(如大力推广传统方式的鱼---蚕型渔场)、进行广泛切实的针对社区基层的宣传教育等,都是政府应该承担起来的行动任务。

 

对于业余观鸟人甚至是普通老百姓而言,我们也能通过自己的行动,为帮助改善现状做出切实的贡献。出于保护栖息地的目的,森林和其他天然栖息地理应以可持续的方式得到管理,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可持续的森林管理方式(Sustainable Forest Management, SFM)还没有在亚洲国家得到普遍的采用。如果有这样一部分消费者,他们受过教育,并主动倾向于购买来自于以可持续方式管理的森林的林产品,那么将会对消费市场进行一种有益的补偿和纠正。事实上,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愿意付高于普通产品10%-20%的价钱,来购买经过认证的可持续来源的林产品——标有森林管理委员会(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 FSC,这是目前全球对森林认证方案最为大型和先进的机构,它将符合SFM理念的认证标准结合某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做出调整,按照适用于该国的标准对所有森林管理单位进行评价认证,并给符合条件的单位授予标志)标志的产品肯定是来自于以可持续方式管理的森林。消费者有意识地购买这些产品,将很好地起到对破坏森林行动的对抗作用。

另外,作为民间的力量,我们可以在社区基层参与多种活动,通过为地方政府提供方案,参与地方决策,与私营企业等有关人士建立合作关系并有意识地影响和引导他们的行为,参与积极的教育宣传活动,实施环境友好的项目并帮助当地原住民发展有利于生境保护的生计、监测当地物种和栖息地的状况并报告给政府,带动更多的人到自然界中接受熏陶从而影响更多的人关心爱护自然等方式,起到基层的保护行动骨干的作用。自然之友、绿家园等环保组织,多年来坚持在基层开展推广和教育活动,取得了卓有成效的工作成绩,堪称民间环保力量的优秀榜样——基层热心于自然保护工作的各界人士如果能积极充分地发挥作用,将是一股非常有力的力量,无疑会为切实的保护工作作出巨大的贡献。

作为关注鸟类的特殊群体,业余的观鸟人还能通过其特殊的方式,对鸟类保护工作贡献力量。通过在野外对鸟类种数和种群的监测,观鸟者可以收集有关鸟类状况的第一手资料,协助鸟类学家和保护工作者进行对某些重点鸟种的调查。比如遗鸥的越冬地曾是一个鸟类学界悬而未决的问题,京津两地的业余观鸟人冬季在天津观察记录到了大群的遗鸥,就为这个问题添上了一个重要的答案。已经有40多年没有记录的冠麻鸭、以海南鳽为代表的大批人们知之甚少的鸟种、曾经一度被以为已经灭绝了后来又重新发现了小批种群的黑嘴端凤头燕鸥,这些资料很贫乏的鸟种都需要业余观鸟人的帮助,来为它们的研究和资料的收集做出贡献。观鸟人可以是协助鸟类学调查和研究的一股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