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翠竹屏山觅雀踪
作者:雷进宇 刘 阳
发表时间:2004-11-29

   

    2003年暑假,我们来到四川省屏山县老君山自然保护区观鸟。
    屏山县位于四川盆地 南部边缘,宜宾市西南部,金沙江上游北岸,与云南省绥江县隔长江相望。我们要去观鸟的老君山保护区是一个以四川山鹧鸪等珍贵动植物为主要保护对象的省级自然保护区,占地面积4144.7公顷,境内最高海拔的老君山2008.7米。该区属于亚热带湿润性气候,与此相适应的植被类型为中亚热带湿润常绿针阔叶林。保护区的深山密林中,分布着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桫椤、珙桐等珍贵植物。同时,丰富的天然植被也给野生动物的栖息繁衍创造了良好条件,除了旗舰种四川山鹧鸪备受国内外的关注,区内还分布着云豹、红腹角雉、白腹锦鸡、白鹇等国家级保护动物,更有像灰胸薮鹛、峨嵋柳莺、金额雀鹛这样的中国特有鸟类。
    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想见到灰胸薮鹛(Liocichla omeiensis)。从它拉丁学名的“种加词”就可以反映出,它的模式产地是四川峨眉山;而且灰胸薮鹛是中国的特有鸟种,它们属于画眉科薮鹛属,体长17厘米左右,最显著的特征是全身大部分橄榄青色,飞羽和尾羽尖端有鲜艳的红色。灰胸薮鹛在中国的分布区很狭窄,仅见于二郎山、峨眉山、宜宾、马边等地区的中海拔山地林区。它和其他噪鹛属的近亲一样,性格活泼善鸣,外表又亮丽可人,在欧美地区的动物园有人工饲养繁殖的种群。由于鸟类贸易、栖息地退化等原因,国际鸟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2001年出版的《亚洲鸟类红皮书》将这种鸟类列为易危种,并受到CITES公约的保护。
    9月13日,屏山县老君山自然保护区林场的凌副厂长陪伴我们一起上山观鸟。汽车从屏山县城出发,沿着盘山路缓慢前行。透过车窗,我们可以看见低海拔山区还主要是农田这样的人为生境,家燕、金腰燕在半空中飞捕昆虫,棕背伯劳依旧威严地停落在电线杆上,一群群白头鹎聒噪着在林间活动,大山雀那典型的叫声也不时地向我们昭示着它的存在,路边水稻梗上落着的黑喉石(即鸟)让我们感觉到秋季迁徙鸟类的先头部队已经到了。这些都是我国亚热带地区农田生态系统中很常见的鸟种。
    当车子往高海拔行驶时,道路两旁的景观开始逐渐地发生变化,以竹子为主的阔叶林和繁盛的林下植被,让观鸟者的心中充满着兴奋与期待。林间的溪流中,红尾水鸲、紫啸鸫的身影匆匆闪过。到了海拔1200米左右,车子已经不能继续前行,我们沿着林间小路向着保护区核心区的监测站前进。天空不作美,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多少影响了鸟的活跃程度。一路上走过,一群群红嘴相思鸟在竹丛中窜来窜去,还有和暗绿绣眼鸟混群出现的白眉雀鹛,绿背山雀取代了大山雀成为了这个海拔的主人。此外所见鸟种并不多。我们心里有些焦急起来,灰胸薮鹛你在哪里呀?
    在监测站里,大家喝着护林员沏的热茶取暖、避雨,可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怎么办?再大的雨也还是要去附近的林地碰碰运气,于是我们决定继续冒雨前进。林间的石板小路很滑,稍不注意就会人仰马翻。而且这种潮湿的生境也是吸血鬼“山蚂蟥”喜欢出没的地方。林子里只有小雨淅淅沥沥的声响,大家都默不作声,只是慢慢地向前走,每个人都竖起耳朵捕捉着灌丛中的每个声音,眼睛的余光也扫向两旁的树上,生怕漏掉藏匿在隐蔽之处的小鸟。走了半个多小时,没有太多的收获,偶尔有几个红嘴相思鸟成小群游荡过来。突然一种“皮-噢”响彻山谷的叫声从远处传来,会是什么呢?大家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声源附近。透过一小扇“林窗”望去,只见一只大拟啄木鸟孤独地站在一个干树杈上。这种鸟很奇怪,它羽色本来花花绿绿挺好看的,可一张大嘴发出的声音就没那么动听了,总有点鬼哭狼嚎的味道。从那以后,它的叫声为我们伴行,尽管有点瘆人,却也聊胜于无。
    又走了一阵,雨渐渐停了,太阳从云层中露出半张脸,已经让人感到希望。的确,林下开始活跃起来,这时候唱主角的该是鹛类了。眼纹噪鹛、白喉噪鹛、大噪鹛、橙翅噪鹛、斑胸钩嘴鹛像进行障碍赛跑一样,在林下灌丛中灵活地蹿来蹿去,责骂似的叫声响成一片。一对丽色噪鹛仅仅在竹丛中展示了一下它们初级飞羽上的红色就不见芳踪了。看了好几种鹛类了,就是没有灰胸薮鹛的影子。同伴们开起玩笑说:“你们真是不仗义,净顾着自己到处闲逛,为什么不把小兄弟灰胸薮鹛也带出来呢?” 此时,一阵婉转的金属般的叫声又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一只很像柳莺的橄榄绿色的小鸟在林下层活动,它像鹟一样的捕虫行为和金色的眼圈上很容易就让我们辨认出了它的身份,是“金眶鹟莺”类的鸟。由于近年来通过语图分析和回放试验,确定出全世界的“金眶鹟莺”其实是9个独立的种,我们在辨识上特别的小心。“你看,这只有黄色的翼带,还有头上的特征,应该是Bianchi’s Warbler了。”同伴说。Bianchi’s Warbler被香港观鸟者叫做比氏鹟莺(Seicercus valentini),在我国南方山区是较常见的一种鹟莺。虽然普通,但它们柠檬黄色的腹部总是让人惊叹造化之美,每次见到这种鸟总忍不住多看它几眼。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灰胸薮鹛。于是我们悻悻地回到监测站简单吃过午饭,在屋子前后转了转,把附近灌丛中的一只棕腹柳莺看了个够。也许真的是今天运气不好,还有希望吗?我们准备慢慢地走回停车的地方,路上再碰碰运气。就像是以往多次发生过的“经典时刻”一样,在观鸟者中流传的“最精彩的鸟种总在快要离开的时候出现”的法则再次应验——沿着下山的小路走了不到5分钟,一只灰胸薮鹛出现在小路旁的林下灌丛中,离路边如此之近,以至于我们竟然不需要举望远镜就能看见它。于是,大家悄悄地蹲下来,用观鸟者最流行的吸引鸟的方法,嘴里有节奏的发出“pish-pish”的声音。这招儿对画眉科这些胆大好奇的鸟尤其灵验,只吹了几声,灌丛中的好几只薮鹛都跳了出来,不解地向这边张望。趁着此功夫,我们能够仔仔细细地观察它们。只见颈侧的栗黄色,橙色的翅斑,尾梢的红色,体型比我以前印象中的要更加小巧。这时候看看同伴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毕竟我们跑了一天就是为了找它。可当时谁也不敢出声,生怕吓跑了它们,怕漏掉了观察每一个细节和行为的机会。
    在看到目标鸟种后,我们的鸟运也似乎逐渐好转起来。路边的枯树成了我们发现新目标的场所,先是3只楔尾绿鸠傻呆呆地在路边的枯树上一动不动地任人欣赏,随后另一棵枯树上一只松雀鹰酷酷地站在树上向四面巡视。林缘的灌丛也是鸟儿们常常出没的地方,按照此规律我们找到一块是适宜的生境,还是希望走之前再有些收获。
    看来那个地方是值得等待的,我们很幸运,遇到了一波鸟浪。所谓鸟浪,就是好几种雀形目小鸟集群在一起活动觅食的场景。对于观鸟者来说,能够碰上鸟浪自然是很过瘾的事,因为看到鸟儿一种接着一种地在你眼前出现,真的是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今天唱主脚的是红嘴相思鸟,加入其中的有铜蓝鹟、黄腹扇尾鹟、方尾鹟、绿翅短脚鹎、淡眉柳莺、棕眉柳莺、冠纹柳莺、灰眶雀鹛、红头穗鹛,金胸雀鹛等。只见我们几个人飞快地用手拨着双筒望远镜的调焦轮,焦点一会儿到了林冠层,一会又瞄上了林下灌丛,有时候鸟实在是离得太近了,以至于望远镜已经对不上焦,只好退后几步再对焦,真是一顿丰盛的饕餮大餐。
    观鸟的活动从早上一直持续到傍晚,一天的雨水弄得我们浑身湿漉漉的。就要离开保护区了,清点一下今天的收获,38种,不错的成绩,每个人都增加了一些个人的新纪录种。在返回的车上,我们还意犹未尽:“唉,要是能看见四川山鹧鸪就好了,红腹角雉也没看见呀,有一种啄木鸟也行呀……”
    “雨中蹒跚兴不减,翠竹屏山觅雀踪”。 观鸟者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为鸟儿着迷,鸟再多,也没有满足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