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世界鸟类保护掠影
作者:夏婧
发表时间:2005-03-19

   

摘要:1.美    国——最值得骄傲的第一
      2.欧    洲——鸟保世界中的绅士
      3.第三世界——不甘落后的环保新贵
      4.中    国——路漫漫其修远兮

    鸟类保护是自然环境保护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其对维持生物的多样性起着重要的作用。而提到鸟类保护,我们首先要了解鸟类环志。
    鸟类环志,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字眼。其实。鸟类环志是当前世界上用研究鸟类迁徙规律最经济,简便,有效的办法。通过对环志鸟回收所获得的信息进行分析,可以了解候鸟迁徙的时间,路线,范围,高度,速度和种群数量,年龄等生态学规律。由此可见,鸟类环志和鸟类保护是紧密联系在一起地,环志研究就是为了更好的保护鸟类这种大自然最美丽的生灵。
    谈起鸟类环志,国人应该说是最有发言权的了。因为早在两千多年前,我国的宫女就懂得将丝线缠在捕捉到的小鸟的脚上,观察并记录它的回归,这种极富罗曼蒂克色彩的做法,无疑是鸟类环志的萌芽。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应,中国在鸟类环志与保护上所做的研究和所开展的活动在很长一段时间停滞不前,造成了研究能力和水平远远落后于部分先进国家的现状。

请看下面一些史实:
1899年,瑞典的马尔藤森发明环志。
1963年,瑞士建立欧洲鸟类环志联盟。
1977年,荷兰建立环志数据库。
1982年,中国成立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也就是说,中国在近二十年才正式采用鸟类环志的做法。

    目前,我国有60多个环志站点,然而正常运转的不到十个;在这些正常运转的环志站中,严重存在着科研条件差,水平低的缺点;在我国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中,关于研究鸟类环志与保护的不到一百篇。总的来说,我国的鸟类环志与保护不普及,不细致,不科学,不国际化。
    因此,作为一个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大学生,我们应该放眼全球,从先进国家地区的先进做法中吸取经验,争取早日补上这一“劣势科目”。

美国——最值得骄傲的第一
    谈到鸟类保护,我首先想到的是美国;而说起美国的鸟类保护,我们得感谢130年前由美国第18任总统格兰特签署的一项法令。正是由于这项法令,人与自然的关系从此掀开了新的一页:一个新的概念——自然保护——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普及并逐渐深入人心。
    1872年,在美国西部平均高度为2400公尺的开阔火成岩高原上,一片222万英亩的土地被永远地划为“供人民游乐之用和为大众造福”的保护地。
    这块地方,就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自然保护区——黄石国家公园(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这里有重重山峦、密密石林和奇特的冲蚀熔岩景观;那里的间歇泉多达一万多处,有的喷水高度超过100英尺,其中一个泉因为很有规律地每隔一定时间喷水一次而被人们昵称为“老忠实泉”;那里黄石湖、萧萧尼湖如宝石点缀,丝内科河和黄石河穿梭流淌;这里周围环绕着郁郁葱葱的国有森林,园中弯曲幽长的小径加起来总长超过1000英里;这里,是众多鱼类和野生动物的乐园,更是数百种鸟类的天堂。
    黄石国家公园代表了人类为了共同利益而对天然地区进行保护的意识的觉醒,二战以后,随着生态环境的不断衰退,自然保护思想迅速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自然保护区的数目也开始急剧增加。当历史的时针指向新的世纪,自然保护的浪潮再一次席卷整个世界。1992年里约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之后,各国纷纷加入到制订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二十一世纪议程”的行列中。经过了100多年的跋涉之后,世界和人类的脚步终于迈到了一个以珍惜自然和可持续发展为核心的新文明的门口。在人类的历史上,自然这一人类的依存的综合体,首次成为被大规模保护的对象。这既是文明的悲哀,也是文明的自省和骄傲。而作为大自然最美丽的点缀——鸟类,更是在人类的行动中受到了眷顾,得到了实惠。这无疑是人类带给鸟类最好的礼物。
    也许,当未来世纪的人们回顾20世纪的时候,他们会发现:尽管在这个世纪里美国人创造了无数个世界第一,但是美国人在这个世纪里最值得骄傲的“第一”,却是和一块黄色的石头——YELLOWSTONE连在一起。

欧洲——鸟保世界中的绅士
    皇家鸟类保护协会是欧洲最大的自然保护组织,拥有43万会员。早在1889年,一些环保妇女发起了一个反对用鸟羽做帽饰的运动,后来发展到保护鸟类,保护一切野生动物。这个运动受到了广大群众和社会名流的支持。一百年来,该协会在自然保护方面所起的作用是多方面的。他们敦促政府制订了一些重要的保护鸟类、保护自然的法律;他们通过科学调查,有预见地提出了保护海湾、保护湿地、保护荒野、保护灌丛以及科学造林等正确的主张;他们通过国际合作,建立了一些沿着候鸟迁飞路线的国际保护网;他们建立的自然保护区不仅保护了鸟类和其他自然资源,如反嘴鹬和鹗得以在英国残存和繁衍下来就是著名的事例,而且是在千百万群众中兴起观鸟、爱鸟、保护鸟活动的重要基地;他们举办的少年科学俱乐部拥有十多万成员和几百个学校小组和地方小组,已成为英国最大的青少年组织之一;协会从1953年开始自己制作电影。
    英国是世界上鸟类保护工作较为先进的国家之一,对鸟的爱护和饲养,是英国人的业余爱好和习惯行为,他们常常把花生、玉米及吃剩的食物装在塑料或铁丝做成的食篓中,挂在房前屋后的树上,以招引喂养各种鸟。一旦纷纷扬扬的白雪降临大地,就会有许多英国家庭把食物放在雪地上,帮助鸟儿渡过天寒地冻,无处觅食的难关。
    在伦敦,无论大人还是小孩,从不打鸟也不掏鸟巢,对飞临的各种鸟都能给予热情款待 。伦敦居民很少养家鸽,但是街头却有成千上万只野鸽在遛逛,与行人挤来挤去,看见提着食物的人,就立即上前表示亲昵,向他乞食,它们有的落在行人的胳膊或肩头,有的用翅膀拍打行人的裤腿,更有的停在人的头上啁啾不已,很有趣,人们从不厌恶或驱逐它们,总是满足它们的要求。
    在法国,为了拯救受石油污染而濒临死亡的鸟类,圣保罗德莱昂市专门设立了一座鸟医院。在鸟医院里,鸟类学家们用特制的肥皂水将病鸟洗干净,然后再对它们精心治疗,等这些鸟被治愈后,再把它们放归大自然。
    在德国,还规定每年都是鸟类保护年,指定特别保护一种特定的鸟类。每逢年初,该国鸟类保护协会就宣布这一年应特别注意保护的是哪一种鸟。它们所定的保护鸟一般是十分名贵或行将灭绝的品种。在鸟类年里,生物学家还要对指定保护鸟类的生活方式和现状进行研究,提出一系列的保护性措施,为它建立生活特区。

第三世界——不甘落后的环保新贵
    早期的自然保护区多出现在所谓的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推广自然保护思想则要晚得多。然而,事实上,在亚非拉的一大批发展中国家里,尽管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还在继续,但在另外一方面,保护自然意识的觉醒也正在促使政府和人民把越来越多的自然地区划入保护之列。
    肯尼亚最大的野生动物园、也是非洲最大的野生动物园之一,就是位于首都内罗毕东南160公里的察沃(TSAVO)国家公园。这个保护区占地超过了两万平方公里,区内的地形非常复杂,有高山、平原、巨岩,也有荒漠、热带草甸和灌木丛,植物种类达一千多种,这里常有数万只鸟禽出没。
    在拉丁美洲,根据“首次拉丁美洲国家公园和其它自然保护区会议”印发的一份报告,自然保护区的数量在最近五年里增加了一倍,面积从1.42公顷增加到1.60亿公顷。目前该地区实际拥有各类保护区近2000个,占地区总面积的10%,其中有34个自然保护区是世界上物种和生态特点上所绝无仅有的——它们主要分布在巴西、秘鲁和哥伦比亚。而哥伦比亚和秘鲁则是世界上鸟类品种最多的国家,
    位于亚洲的马来西亚目前拥有六大国家公园,其中巴科(BAKO)国家公园位于巴科河口的一个半岛上,面积2590公顷,三面临海,海岸线呈锯齿型延伸。在众多的海湾和陡峭的岩壁后面则是森林茂密的台地。那里山雄海秀,植被典型,还特意为研究者建立了一个“生物学家别墅”,而这里因此被称为“观鸟者的天堂
    除此之外,第三世界国家还有许多爱鸟,护鸟的风俗习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乌鸦可以大摇大摆地漫步街头,车辆见了要闪避而过,小孩子绝不向它们投掷石子。每年灯节,市民还在庭院里放好食物,呼唤乌鸦前来进餐。这里真正称得上是“乌鸦的乐园。”在缅甸,人们尊称乌鸦为“无冕之王”,十分爱护。
    在印度德里,早在1962年就成立了一所鸟医院,每年有20 只左右的伤鸟被送来治疗,至尽已为成千上万只鸟治好了病。来此就诊的多半是鸽子,鹦鹉,孔雀等,是行人和游客从路上或公园里拾来的。医生给它们诊断,喂药,动手术,增加营养。“病员”有单独的“病房”,有各自的“病历”,医生免费给它们治疗,治好后就放它们从返蓝天。但有一些住院康复的鸟,因为对医院产生了感情而不愿飞走。

中国——路漫漫其修远兮
    与上述国家相比,我国鸟类保护的道路还很长,但值得欣慰的是,我们没有因此失去信心,停滞不前,反而更加努力,坚持着,行动着。
    根椐国家林业局组织编制的《全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总体规划》,在“十五”期间和未来十年,将结合西部大开发的总体战略,在西部生物多样性较为丰富、生态环境比较脆弱的地区尽快建立一批保护区,到2010年使全国自然保护区数量由目前的1276个增加到1800个,总面积达1.55亿公顷,占到国土面积的16.14%左右,那时中国将基本建成布局合理、类型齐全、功能完备、管理规范的保护区网络。我国将增建13个鸟类环志站,促进濒危的和珍贵鸟种的保护和发展。
    另外,在全国各地,还有一大批鸟类环志与保护的爱好者和志愿者在为这一造福全人类的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我们有理由相信,我国鸟类环志与保护的明天会更美好!

主要参考文献:
1.李翔朋  《全球爱鸟成风》(《人民日报·海外版》(2000年12月11日)
2.新华社通讯 《十年内自然保护区达1800》(2001年4月18日)
3.千龙新闻网 〈世界上年龄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今年130岁〉(2002年2月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