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春节“会盟”黄河岸,孟津湿地把鸟看
作者:郭耕
发表时间:2005-03-18

   

2005年2月12日(大年初四)
    乘了一夜的火车,晨八时,我们一行7人(领队:人民日报钟嘉;世界自然基金会郝克明;中日医院罗宁华;一德期货汪周;北京大学张永;北京通讯章立;当然还有我,北京麋鹿苑郭耕)到达古城洛阳,来自各地的“绿林好汉”亦将在站前相聚。
    说是古城,一点也不为过。洛阳,自东汉起至大隋,十余个朝代,历经千年在此建都。因此,在这片土地上,历史文化遗迹众多,有位于孟津县的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陵园;有坐落在伊河两岸的、开创于北魏,完成于隋唐的龙门石窟;有佛教传入我国后的第一座寺庙--白马寺,还有白居易墓、关羽衣冠冢……简直数不胜数。我们要去的地方叫会盟镇,是一座因3000年前周武王会盟八百诸侯,渡河伐纣而著名的、史称“盟津”的古镇。
    今天,伫立于瑟瑟寒风中的这支各自携带长短家伙式儿的人马,同样是各路“诸侯”、会盟洛阳。除了北京来的7人,还有从郑州来的中国环境报记者高嵘夫妇2人;来自武汉的湖北网通陶陶鱼,长江日报记者佘辉;来自太原的山西人防胡少荣;杭州郑永富一行3人;家在洛阳本地、在外读书的年轻人“小枭”、“恨狐”、方伟及导弹研究院王光复及东道主孟津湿地自然保护区的马朝红。但是,此“会盟”非彼“会盟”,我们既不是来会战,也不是来探古,更不是来旅游,这些齐聚古城高矮胖瘦不等,肩扛高倍望远镜,身背臃肿行囊,扮相奇特的男女老少,乃是来自祖国各地的观鸟“大侠”。
    来不及互通姓名,大家就在保护区工作者马朝红的带领下,挤上一辆公共汽车。那位网名“小枭”的女生坐在我旁边,她在北师大读研,在猛禽救助中心做义工。一到洛阳站,她就上来跟我搭话,说认识我,到过我们麋鹿苑放鹰。我很高兴,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其实,洛阳和孟津的“鸟友”们个个古道热肠,几天里,为我们这些外地观鸟者,跑前跑后做向导,周密地安排了活动及食宿,使我们的孟津之行收获颇丰。
    上午十时许,我们一杆子人马将辎重暂存保护区雷河站,便开始进入状态。一出门,马路对面杨树上的一只灰椋鸟首先“入帐”,一路上,珠颈斑鸠、山斑鸠、树麻雀、喜鹊、大山雀、金翅雀、棕背伯劳,纷纷亮相……但这只是热身。没走多远,迎面,一条大河微波荡漾,极目望去,水鸟点点,千米开外,有数以千计的雁鸭类、鸥类等湿地鸟类,这才真正拉开观鸟的序幕。
    黄河段在孟津境内,因位于小浪底下游,水质清澈,今天又是风和日丽,视野开阔,针尾鸭、罗纹鸭、翘鼻麻鸭、赤麻鸭、赤膀鸭、赤颈鸭、绿翅鸭、绿头鸭、琵嘴鸭、斑嘴鸭、红头潜鸭、白秋沙鸭、普通秋沙鸭,还有豆雁、灰雁、白额雁、大天鹅、小鸊鷉、凤头鸊鷉、银鸥、渔鸥、普通鸬鹚、大白鹭、苍鹭、灰鹤……通过高倍望远镜,被我们的高手们一一辨认出来。
    前不久,元旦期间,北京的一支小分队在这里观鸟,记录下的鸟种达82个,其中有罕见的长尾鸭,让人惊异;一两天前先期到达的杭州鸟友老郑一行,在这里目击了大鸨,令人振奋;但我们今天也有特殊收获,观鸟领队钟嘉名不虚传,在众鸭群中发现一个更罕见的鸟种:斑脸海番鸭。我几次从望远镜里,想看个究竟,却不得要领,钟嘉强调,注意它喙部的突起,的确与众不同。对所观到的鸟种数量,必须记录下来,大家分工合作,我的望远镜倍数低,便分到了数豆雁的活儿,高嵘配合我做记录。
    已经到中午一点了,大家还余兴未尽,不思茶饭。忽然,鸭群呼啦拉地惊飞,原来,一只大鸟凌空而至,是猛禽没跑了,可是,是哪种呢?综合判断,为白肩雕,就在我们为判定鸟种莫衷一是的时候,这只大鸟为我们展现出老鹰拿鸭的绝技。它升空,俯冲,直到接近水面的一只野鸭,可是,那只野鸭也有不凡的身手,只要猛禽一触水面,它便下潜,一次,两次,三次,几番“轰炸”,这位捕食者竟未得手,只好找了个沙洲喘息,我们连连喝彩。不是为发现新的鸟种,而是为这两只鸟的精彩表演。
    下午,大家沿黄河桥东西两路分头观鸟,除了湿地游禽,还有涉禽及一些林鸟。长嘴剑鴴、金眶鴴、矶鹬、白腰草鹬、灰鶺鸰、水鹨、棕头鸦雀、乌鸫、三道眉草鹀……
    晚上,我们投宿洛阳市会盟镇东良村的一个农户家,喝着本地特产孟津梨熬的小米粥,盘点着今天所观鸟的种数,达53种。室内室外,无处不冷,明儿还要去看大鸨,早早歇息吧。三人一屋,每人10块钱住宿费,真便宜,也挺受罪,破床嘎吱做响,我在满被窝的一股咸带鱼味中,酣然入睡。

2005年2月13日(正月初五)
    今天是春节里的重要日子:大年初五,也叫“破五”。天没亮,就听得村子街头的炮仗响了。农家小旅社的房东提着一桶垃圾,拿着花炮,拉开门栓出去了,他说这是要去倒掉晦气、嘣走邪气。按照农历过年的讲究,热心的房东为我们煮了饺子。很快,来了三辆红色微型面包车,我们每车5人,提着望远镜,带着照相机,披挂上阵地出发了。
    今儿的目的很单纯,看大鸨。三辆微面首尾相接,向村外驶去。在田间小路上,没一会儿,前方就有情况了:一只美丽的雄性环颈雉率先映入眼帘,一只,又一只,有雄也有雌,粗略一数,也有40~50只,这是我在野外观鸟中,见到雉鸡密度最高的一次了,草窠里,田埂上,我忙不迭地左顾右盼,也数不过来,简直多的就像在家鸡饲养场。
    我们是第一辆车,不仅占天时地利之便,而且有人和,钟嘉、郝克明两位中外观鸟高人都在这辆车上,他们“指哪打哪”--云雀、棕背伯劳、戴胜、斑鸫、山斑鸠、岩鸽……我感觉跟着高手,自己的观鸟水平也见长,否则,哪能一下见到或辨认这么多种鸟。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厉害的观鸟者,也怕闹天,更怕没有鸟。今天一上午,我们望眼欲穿,伸长脖子寻觅,却连个大鸨的毛也没找到。
    雾锁黄河,寒风料峭。十几只长短家伙--大小望远镜,在雾蒙蒙的河床上苦苦搜索,只看到一只灰头土脸的水鹨。连天际飞过的一只大白鹭、几只金翅雀,都没有逃过我们警惕的目光,可是,大鸨,你在哪?孟津保护区的马朝红一个劲儿地表示遗憾,好像她工作没做好似的。其实,我们都很理解,大鸨岂能听她的,想看就看?观鸟,看的是野生动物,可遇而不可求,哪有十拿九稳的呢。
整整一个上午,找大鸨,遇大雾,无可奈何。但也不是颗粒无收,我们几次与灰鹤遭遇,最多的一群有大小4只。山西老胡迅速架起他的家伙:连接数码相机的望远镜,把这一难得的场面拍摄了下来,在一些特立独行的观鸟人中,他算是相当地不同凡响的了,他说,他没拍摄下来的鸟就不算观到。
    快到晌午了,大家仍不死心,一双双犀利的目光在原野上扫射,凤头百灵、灰头鹀、小鹀、三道眉草鹀、灰鶺鸰、北红尾鸲,甚至小巧敏捷、稍纵即失的鹪鹩都被我们记录在案。在阡陌纵横的迷雾尽头,我影影绰绰见到些大型鸟的“剪影”,便贸然叫停车,跳下车,我举起我的八倍小单筒了望,没错,是一大群鸟,但不是大鸨,而是大雁。几辆车依依停下,大伙茫然地看去,几乎看不到什么,当各自架起了高倍望远镜,才弄个水落石出。原来,远远的一堆乃是豆雁,眼尖的钟嘉和老胡还从约百只豆雁中,发现混有三只白额雁。高嵘夫妇一个劲儿地夸我眼力神奇;北大张永博士问我,视力多少,我说矫正视力才1.0。要知道,观鸟,仅靠视力好是远远不够的,要有对活生生的鸟儿的敏锐反应及特殊感觉,甚至需要一种心性的沟通。
    下午,来到一个叫白鹤镇的黄河岸边观鸟。我的目光,随着一只飞翔而过的苍鹭,从左向右看去,在远方烟雨朦胧的树梢上,俨然看到一只灰鸟,从望远镜里判断,姿态好像是斑鱼狗。湖北观鸟高手陶陶鱼举目而视,说,真的是斑鱼狗,大家跟踪过来,还见到了另一只,那该是第一只斑鱼狗的配偶。黄河的白鹤段,数十只大天鹅安详地游弋,几只毛色灰暗的,所谓丑小鸭的个体,应是亚成年的天鹅。秩序井然的白秋沙鸭,列队而行……我们再次领略了孟津水禽保护区的物种的丰饶和湿地保护之必要。
    据保护区的资料得知,1995年成立的地处黄河中游、距洛阳市25公里的河南孟津黄河湿地水禽自然保护区,位于亚热带和温带的过渡地带,东西长59公里,南北宽0.5~5公里,海拔在113~481米,水域广阔,滩涂众多,水生动植物丰富。保护区总面积15000公顷,核心区4500公顷,包括主河道、老河床、河心岛及滩地;缓冲区3500公顷;实验区7000公顷,包括农田、林地、鱼池、藕塘,我们遇雉鸡、找大鸨的地方,就是在这个功能区内进行的。
    2003年6月,孟津黄河湿地被国务院批准,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截止目前,保护区共记录到鸟类166种,其中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鸨、黑鹳、白尾海雕等10余种,我想,至少还要明确地加上白肩雕。国家二级保护有灰鹤、大天鹅、白琵鹭等约30种。祝愿孟津保护区的鸟越来越多,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两天的观鸟,正值春节之中,天寒地冻,时间短促,加上天阴雾重,使我们来之前设定的一些目标没有实现,但我们此行总共见到的鸟种也有近70种了,知足常乐吧,至少,与鸟相伴,心意翩翩,在大自然冲了电,放松了心情,带回了满腹的画意诗情。值!各路“大侠”互留E-MAIL后,相揖而去。春雪飘零,我心萌动,孟津观鸟,天光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