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标本”的悲哀
作者:黄伟
发表时间:2005-03-15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鹰猎的风俗,以清朝最为鼎盛。位于北京西面的太行山东麓是多种猛禽迁徙的必经之路,所以此地自清朝以来就是出产名鹰的地方,供应北京、天津等地。在当时,捕鹰主要是用来鹰猎,猎捕的对象主要集中在苍鹰、雀鹰、猎隼等少数几个种类上,在数量上也很有限。而且有很多养鹰者在鹰猎季节过后,会将爱鹰放飞,到了来年再驯养一只新鹰。历史发展到现在,捕鹰的目的大大改变了,不仅用作鹰猎,而且还用来制作标本供摆设,或供笼养观赏。在猎捕对象上几乎囊括了所有此地猛禽的种类,而且数量惊人。前些年,每逢集日,这一带都有专门卖鹰的市场,在一个集市上就有上百只鹰出售。近几年随着当地公安、林业部门打击力度的增加,猛禽的交易已从公开转为地下。
    由于春天的鸟羽多是去年的旧羽不适合做标本,而且鹰猎季节已过,春季基本上没有人打鹰(捕鹰)。到了每年9月,此地便有南迁的猛禽经过,而此时大多数鸟类已换上一身新羽,最适合做标本,且冬季又是鹰猎最好季节,所以,每到这个季节当地人便上山打鹰。打鹰的地点位于接近山顶的山坡上,用树枝和竹竿搭一个小窝棚,捕鹰人藏匿其中以防被鹰发现,当地人称为“鹰埔”。在鹰埔前设置一张长约3米宽2米高的网,网引线引入鹰埔内,网前装一个带杠杆的架子,一端拴着一只鸽子作诱饵,另一端通过一根线由捕鹰人控制。他只要见天上有鹰飞过立即拉动引线,鸽子便被杠杆带得扑腾起来。如果鹰飞下来捕捉,捕鹰人便迅速拉动机关,鹰便被扣住了。
    被捕获的猛禽只有苍鹰、猎隼等少数种类适合作猎鹰,大多数种类则用来制作标本。无论是候鸟还是留鸟,到了秋天体内都积累了大量的皮下脂肪,以便适应南迁过程中的体力消耗和北方的严寒,这给标本的制做出了一个难题。皮下脂肪和皮肤结合很牢,极不容易去掉,搞不好就会污染皮张使标本的美观程度大打折扣,而且也容易造成标本的腐烂。所以人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不给那些被捕获的猛禽食物和水,直到它们把自身的养分耗尽而死,这样既不用去处理那些脂肪,皮也变得非常好剥。但同时又出现了一个问题,这些狂野的鹰在天空自由飞翔惯了,怎么肯听从人的摆布,总想挣脱,经常在挣扎的过程中搞得羽毛折断,头破血流。当地人又想出了一个更残忍的办法,就是在这些猛禽被捕获后立刻用针把它们的眼睛扎瞎,它们在失去光明后也就无法抵抗了。它们没有了任何希望,只能在黑暗和极端的痛苦中等待死亡的来临,而此时也只有死神才能拯救这些受伤的生灵,但这拯救却又是那么的姗姗来迟。一只金雕在进食一次后可以一周不再进食,而据说一只金雕从捕获到饿死可长达两个多月,可以想象这么一个美丽而具有神性的生灵要忍受多么长的一段痛苦才能得到解脱。
    在我的心目中,猛禽,尤其是雕类等大型猛禽是具有神性的鸟,它们具有巨大的身躯,能捕猎比自己重数倍的猎物,能翱翔在数千米的高空。如果你在自然界中看见一只金雕在碧蓝的天空翱翔,你一定会被它的自由和美丽所折服。可在这里,它们无助无望!
    所有猛禽都是国家级保护动物,尤其金雕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而当地人制作标本只是为了卖钱,至于是不是保护动物就不是他们要关心的了。然而,他们制作的实在不能称之为标本,他们只是按自己的审美理解去设计标本结构,而所做的那些标本的形体结构离实际生理结构却相去甚远, 这些标本要是生活状态的话,不是多处骨折就是畸形。我还曾经看到过一只装有黄色义眼的金雕标本,其实金雕虹膜是褐色的。
    国外一些发达国家非常注重对野生动物资源的利用,特别注重对那些自然或意外死亡的生物个体的收集,制作成各种标本以供科研、教学、科普展示之用。一件合格的标本应神形兼备,栩栩如生,具有正确的名称,准确的测量和科学的记录,既要求标本制作者具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实践经验及科学、严谨的态度,还要求要对自然界中生物的形体特征、行为、生态等做细致丰富的观察。一只金雕在当地能卖到500-1000元,如果做成标本就可以卖到1500元左右。这对于土地稀缺又无其他收入来源的当地农民可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曾听一个当地人说:“现在城里人有钱了,屋里总想有点像样又新鲜的摆设,这猛禽标本威武又稀少,正好迎合了他们的心理,所以一直销的不错。”
    写毕此文已是深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那些无助而恐惧的神情在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我用心去体会着它们的痛苦。窗外美丽的天鹰座依然在夜空中闪烁,而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有多少美丽的生灵只是为了满足某些人的一点点贪欲而永远的消失了。

编者的话:读罢此文,百感交集的泪水缓缓流下,与作者产生着强烈的共鸣。希望看过此文及网站任意文章的朋友,能通过论坛或邮件的形式,把你的感受与更多的朋友分享。